省委 人大 政府 政协
我的棱镜门
供稿人: 审核人: 发布时间: 2015/5/23 点击数: 1422
    在我外业行囊的小小夹层里,永远都少不了一枚轮廓略带斑驳的棱镜,她陪伴我寒暑易节、跋山涉水……经历我人生最美好时光里的一段流金岁月。

    在光与影的交错中,她捕捉下我人生中最靓丽的青春年华,不觉中与她相知相识足足有十四个春秋。我的测绘生涯就是从和她结缘那一刻开始。

    记得年我上班的头一天,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同志将她交给我,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:“保管好你的枪,人在枪在”。那一幕仍旧历历在目,那是一个老兵对新兵的褒奖和期望。从此,那枚小小的精灵填满了我记忆的四千多个日日日夜夜。甚至,只要合上眼,她分明就住在我心里。

    她静静的躺在背包里,外壳已然刻上道道年轮,褪色的浅橘诉说着她的沧桑,泛黄的标示上用红印烙着有些残缺的“513”字样,编码被透明胶条一层层包裹着,至于编号的意义,已无从考察……

    笼罩神秘面纱的“513”却有一颗清晰透亮的眼睛,只要一束光,她瞬间就让你捕捉到世界的繁华与落寞。有关她的话题,或离奇、或平淡、或真实,却都已照进我的内心,亦未曾走开。

    时间回到2005年的一个冬日,我在奥运老山自行车场馆测绘,收班时天色已晚,回到单位发现背包内那枚小小棱镜不翼而飞,当时脑袋一片空白,要知道,测绘人爱护仪器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。

    折回工地的时候已经八点,老山的寒夜凄冷而孤寂,我们直奔工地,可眼前的一幕,让我至今依然无法忘怀,一个十来岁且衣着破旧的小男孩,呆呆的站在窗台下瑟瑟发抖,昏暗的夜光中,一双眼睛恐惧而怯弱地看着我,操着满口外地话指着墙角说:“叔叔,给你这个,我在这捡的”。借着工棚的灯光,一双皲裂乌黑的双手紧紧的攥着一枚棱镜。

    那一刻,我竟不能自已,眼泪扑簌簌地顺脸颊而落,我为“513”的失而复得而流泪?我为男孩的行为而感激?也许不是,也许都有,那一刻泪水混杂各种情绪真实的宣泄着……感谢这枚小小的棱镜让我看清了这世界真善美。直到今天,一想起此事内心就温暖得不行!

    “513”失而复得的故事不胫而走,大家都觉得这个棱镜的命硬。棱镜饰演的也许永远都是测绘里最不起眼的配角戏。但毫不妨碍我与她之间的各种风花雪月和惺惺相惜。

    2007年时,我们在居庸关进行长城测绘,不小心棱镜跌落,我一路狂追,但她还是急速的窜下了山,那是一段落差有近100米的陡坡,我绕了两个小时才到山脚下时,衬着霞光,她静静的卧在一段小溪旁,那耀眼的逆光似乎就是要告诉我,她就在这里,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
    我衣服都撕破了,手臂上道道血印狰狞。但当我见到她,我的恼羞和疲倦一下子无踪无影,有时,她顽皮,任性。但我也更愿意把这看做是我们之间的游戏。就好比两颗会痛的石头,倔强得永远不会低头,却永远也分不开。

    棱镜是光的使者,小小的世界投射了我全部的测绘青春,让我和她之间透明无法剥离。她就好比是我人生的棱镜门,我们在浮光掠影的追逐中成为无所不知的工作伴侣、闺蜜,即使现在工作中的交集渐少,但我们之间的故事还很多,无法一一诉说……

棱镜映射着北京城的前世今生,她的世界是清苦的、却也是唯美的。

江西省测绘地理信息学会主办 技术支持:世恒信息 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366*768进行浏览 联系电话:0791-86717980 Email:2009cehui@163.com 赣ICP备15003299